歌舞是我们的传统

歌舞是我们的传统

2018-08-10 00:59

  在和田地区洛浦镇多鲁吐格曼村,萨拉买提穿上那条艾德莱斯绸裙并不容易,她要顶住一些村民的闲话,参加模特队也要先跟丈夫商量。可在距离村子不到两公里的镇子上,有很多漂亮的艾德莱斯绸裙地舞动在一个迪吧里。姑娘们曼妙的身姿和漂亮的妆容,让那一条条艾德莱斯绸裙,在洛浦镇上有着别样的生命力。

  就在乌鲁木齐市取消了夜市的时候,和田地区洛浦县的和田上还有一片热闹的夜市。在这里摆摊的多是年轻人。

  烤全羊、烤肉、烤鸡蛋、鸭蛋是和田地区的特色小吃。傍晚时分,夜市上一个未带头巾的维吾尔族中年妇女的摊子生意红火,一个直径一米的大铁锅里盛满细细的沙子,沙子上铺满木炭灰,一个个鸡蛋、鸭蛋整整齐齐地在码排着,铁锅周围放着8个蓝色的小木板凳,凳子上坐满了一手握着鸡蛋、另一只手捏着小勺的男性吃客。

  麻糖(就是大家常说的切糕)、烧烤、黄面,在一个烧烤摊旁,立着一个不足10平方米的玻璃屋子,这是全夜市唯一有“包厢”的烧烤摊。

  粽子也是热门小吃。将粽米放在小盘里压平、浇上酸奶和糖稀,夏天的时候酸奶里还混着冰碴,别有一番风味。

  “我们这里的夜生活挺丰富的,想不想去个更热闹的地方?”“更热闹的地方?”陪同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的一位维吾尔族朋友的勾起了我们的好奇。

  从夜市出发乘车约5分钟左右,就来到朋友所说的“更热闹的地方”,门面并没什么特殊,只是不时有穿着时尚的维吾尔青年进出。

  从一条彩灯装饰的楼梯走下去,节奏强烈的音乐声扑面而来。“这里居然还有迪吧?!”

  海洋迪吧,这个四周都是沙漠的地方,居然有如此浪漫名字的迪吧。动感的维吾尔族流行歌曲跳跃在500平方米的场地上;包着头巾的维吾尔族姑娘化着浓妆,还有的姑娘并未裹着头巾;闪亮的宝石项链、未过膝盖的连衣红裙、适宜的香水味。

  在这个迪吧里,多数年轻人喝红牛,但在一些桌面上也能看到听装啤酒;舞池前端有个小舞台,摆着电吉他、电子琴和维吾尔族特色乐器都塔尔、热瓦甫,舞台旁边的小屋子里站着4个驻场歌手,还有一位女性。

  迪吧的进场费分别是女士10元、男士20元。好不容易找到一处空座坐下,“不好意思这个预定了。”老板娘赶紧走来。

  做过服装、五金生意,但都没什么太大收获,“还是想做一些自己热爱的东西”。麦麦提从小热爱歌舞,经常召集能歌善舞的朋友,当中有人开个KTV。于是,他动身去喀什市、乌鲁木齐市考察市场。他回忆说,KTV生意好的时候一天光是啤酒就能卖出4000~5000元。时间不长,和田市里开始出现“这样那样的事情”,使得他的生意一蹶不振。

  “刚开业时,我都头疼呢,人太多。”租地后,麦麦提用了一年半装修。期间他特别留意去南疆的慰问演出团,他想留下那些著名维吾尔族歌手的联系方式,其中不乏维吾尔族艺人中的佼佼者艾克拜尔、买合木提等。在这7年里,麦麦提请来演出的著名维吾尔族歌手多达20位,还请过国外驻唱歌手。

  为了让大家知道迪吧,他到当地做广告;歌手要来演出,他将宣传照片制成海报,开着自己的丰田轿车一个镇一个镇地贴。在海洋迪吧里,有来自周边各县市的年轻人。

  麦麦提发现来迪吧的还有不少汉族朋友,他干脆专门派出一位驻唱歌手去和田市学汉语歌,“学了五六首呢。”他说,现在还有个女歌手在学汉语歌。

  “也有人来。”迪吧开业之后,有不少人来找事、砸场,“他们认为唱歌、跳舞与他们所理解的教教义相。”让麦麦提不可理解的是来的竟然都是一些年轻人。“可《古兰经》没有不能开迪吧,我们的祖有,同时也在歌舞,歌舞是我们的传统。”麦麦提瞪大了眼睛说。

  当麦麦提有了积蓄,他便在八一建军节的时候去慰问官兵,资助农村里的孩子。最初开迪吧时,麦麦提的父母都不同意,因为他是村里的孩子,父母怕身边人说闲话。可麦麦提不愿意放弃,“我做的是好事情,我给大家提供了一个唱歌跳舞、放松的地方,为什么就不好了呢?”听了这话,家人也不再说什么。

  去乌鲁木齐市考察的时候,麦麦提去过一家叫“好莱坞”的迪吧,“那个迪吧是两层的,我一直都特别想开一家。”麦麦提现在也在想办法,他希望能够通过贷款在洛浦县的广场旁边开一家两层的迪吧。

资讯排行

推荐阅读